潘石屹:东北没有一个企业家-财经-醉红颜心水论坛

潘石屹:东北没有一个企业家

文章正文
2018-06-21 21:58

潘石屹:东北没有一个企业家 | 十年二十人

2018-06-21 07:00来源:吴晓波频道企业家/房地产/房价

原标题:潘石屹:东北没有一个企业家 | 十年二十人

在甘肃的贫穷小村庄里,年幼的潘石屹正在山上放羊,轰隆的火车从山洞中穿过,羊受到了惊吓跑向山头,不一会儿又静下来继续吃草,而潘石屹却在山包上停下了脚步,痴痴地望着山洞,内心久久不能平静,之后他不停地问自己,山洞外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?

正是对外面世界的偏执的好奇,让潘石屹走出了小村庄的山洞,上演了中国式的于连,从南下海南的一个搬砖打工仔,凭借“只要纯粹就好”的劲儿,做到了SOHO中国的董事长。

作为房地产企业家,潘石屹对当前的房地产市场却持一个悲观的态度,现在他通过自持物业形成一种新的租赁模式,当问及年轻人买房的问题时,他说:“租房子合算,买房子主要是可以抵御通货膨胀。”

尽管如此,潘石屹依然没有停下对世界好奇的脚步,这样的性格同样给潘石屹带来了勇气,在《十年二十人》的节目中,他大胆地说道:“中国过去十年贫富两极分化有两个原因——隐性的原因就是腐败,显性的原因就是房地产。”

过去的十年里,公共议题是大多数房地产开发商不愿意提及的,但潘石屹却勇敢地在微博中表达他的看法,这从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他的生活态度:“公共事务总是带来很大的压力,所以一定要把自己负责的事情做好。”

潘石屹并没有用一种咬牙切齿的方式来表现,而是用一种挺喜剧性的方式来表达,可能这也是很多人比较喜欢他的原因。

我们这一代要过去了

吴晓波

前两年我一直想写一本书,讲述企业家与中国社会。这十年,中国公民社会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企业家的整体出现,现在企业家有两千多万人。如今你觉得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的

潘石屹

我拍摄了一组企业家的照片,如果以此做一个中国地图,做出每一个省有多少企业家就会发现一个问题:东北几乎没有企业家。我不是要故意回避某个省份,能够约的企业家我都拍,都是无意识的

你提到的企业家和中国社会的画面太大了,如果进行具体化,就是哪个地方的企业家多,这里的就业问题、经济发展问题就解决了。相反如果没企业家,扶贫、就业、经济发展等各种问题就都来了,很有意思。

吴晓波

你是去年10月份开始摄影的,为什么突然喜欢摄影的?

潘石屹

刘晓光去世一年时,几个朋友想出个诗集,寻找好的照片。我虽然天天拿着相机,却没有一张像样的照片。我突然意识到,我们这一代人快过去了。所以从去年我就有个强烈的愿望,把我身边的朋友、企业家都拍下来,我想记录这个时代、这一批人。

吴晓波

你在拍这些人的时候,50后、60后有一批,80后也很多。你觉得他们这些人在面对镜头的时候有什么不一样呢?

潘石屹

觉得年纪越轻的人越活泼,越能把自我表现出来。年纪越大的人就越死板,就觉得自身应该是什么形象。其实都不重要,只要把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就可以了,甚至睁眼睛闭眼睛都不重要

吴晓波

过去十年你变好的一部分和变坏的一部分分别是什么

潘石屹

先说变坏的一部分吧,这十年还是变得很懒,十年前觉得吃苦是很大的享受,现在觉得自己没有年轻时候的那股劲儿了。

变好的一点我觉得就是关注问题的面更大了,这十年微博给我带来了很多知识,这确实是一个学习的过程,注的问题不再狭隘了,原来就是关注自己的企业、行业,现在可能是全球化、环保、空气污染的问题都在关注。

货币供应是房价涨跌的依据

吴晓波

你觉得大家对房地产开发商的这种很矛盾的心情正常吗

潘石屹

正常,中国过去十年贫富两极分化,有两个原因:一个是显性的原因,一个是隐性的原因。隐性的原因就是腐败,显性的原因就是房地产。十年前买了房子的人和不买房子的人,十年后一个就是无产阶层,一个是资产阶层,已经完全不一样了

所以这个过程中变化很大,大家有一些不满是很正常的。我们成为这个行业的代言人,有人编派我们,我现在都想得通

吴晓波

跟十年前接受柴静的采访相比,这十年的房价波动,你觉得出乎你预料吗

潘石屹

涨幅最大的应该是2007年,所以到了2008年柴静采访我们的时候,大家都有点慌。政府、百姓都有点急,如果房价按照2006—2008年涨上去的话何时是头呢?

所以在这个背景下我当时有这样几个判断:第一个,中国的城市化的进程阻挡不了,而且速度都要比别的国家快得多;第二个是土地的供应量上不来,除非修改法律,但一时半会儿修改不了,而整个土地需求量还是非常大的。

这时候又不能说房价要涨,但还非得追着问我。我就说咱不说这个事,喝点水,休息休息吧,结果把这一段给播出去了,就觉得我被问住了、没答案了,实际上十年前的答案是非常清楚的。

吴晓波

这十年的房价上涨我算了一下,深圳是4.7倍,上海大概是5.2倍,北京也在5倍以上。那么眼下呢

潘石屹

眼下我觉得跟十年前的情况完全不一样。住建部的副部长在博鳌讲到中国的人均住房面积超过35平方米了,这已经是发达国家的水平了。我们改革开放初期的时候才五点几,现在到了三十几平方米

所以就说房子没有十年前、二十年前那样缺了,这个时候房价涨还是不涨,我觉得税收、土地政策不会有太大的变化,唯一能够看到变化的就是货币增长,只要市场上面的货币多房价一定会涨;如果市场上面货币比较紧,那房价就会跌。判断依据只有这个。

吴晓波

如果现在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他到上海、北京,你建议他买房子吗

潘石屹

从经济账上来算,租房子合算,租金不管怎么涨,相对于买房子的价格还是低。可是你要是有大量的钱,万一通货膨胀了呢?总觉得还是房子更靠谱一点,房子还可以抵御通货膨胀

租金回报率是衡量市场的指标

吴晓波

为什么在2016年会做停止买地的决定呢?

潘石屹

实际上做任何生意都要看基本的常识:供应量和需求量能不能平衡。例如像租金的回报率,每一个城市购买了房子,按照当前的价格算,租金回报率太低,这就是一个不合算的生意。

我在1999年建的项目——SOHO租金回报率是20%,然后一直降降降,降到现在的1%,所以这就是判断市场的一个最重要的指标,就是租金回报率比银行贷款的利率要低得多。

吴晓波

最近我在看中国的超级城市是个趋势,比如上海是2780万人口,十年后就变成3780万人口。现在都是按照这个规划在走,人口大量在超级城市聚集,对农村造成大量的不均衡,大城市的房价还得涨,会出现这个情况吗

潘石屹

人口问题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,梁建章做了个数学模型,按照他的人口数学模型,未来北京是五千万人,上海是五千万人,就在现在的基础上翻一番。如果是人蜂拥而来就有需求了,所以这些大城市的房子的需求量还是有的。

吴晓波

再来看十年前,SOHO那时候跟全中国所有的房地产公司一样,但十年过去了,你大量自持,然后过去几年销售了四百多亿,而今年上半年销售两千亿的房子已经有四五家了,为什么你会跟他们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道路呢?

潘石屹

我觉得就是市场和未来风险的判断不一样。

过去十年房价不断在涨,惯性思维下觉得还可以涨,可是十年前说过一句话:房地产只要不偷税漏税、不违法乱纪、不行贿受贿就没风险。

可是到了今天,汇率可能是风险,因为大房地产公司借的债是外汇的债,它的收入是人民币的收入,这两个汇率就不一样。

另外就是持续涨了十年十五年,一旦跌了,资产价格、土地、在建工程、房子,跌20%能不能受得了,跌30%能不能受得了,这个市场不可能永远是涨的。

所以到了2018年的时候,房地产市场存在的风险就会比较多。

点击下图▼立即观看

《吴晓波频道·十年二十人》已在爱奇艺独家上线,与吴晓波一起探索中国财经领域的发展历程。本节目由瑞典豪华汽车品牌沃尔沃汽车独家冠名播出,九十余年的品牌沉淀,来自“创新科技、健康环保、高品位生活”的信仰坚持。

点击下图▼了解详情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标签
热门文章